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小说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 115 章(师姐弟的切磋...)

第 115 章(师姐弟的切磋...)(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张迎峰待了会儿,见这边没什么事,很快就告辞离开。

这次厉引危在渡劫峰中渡化神雷劫,最后一道天雷将渡劫峰劈毁,这样的情况难得一见,少不得要重建渡劫峰,他要去为此事忙碌。

送走张迎峰,姬透在院子里呆呆地站了会儿,望着客院晴朗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燕同归回到客院,看到的便是这一幕,不禁有些奇怪。

“姬姑娘,你怎么了?厉前辈呢?”

姬透回过神,说道:“小师弟去闭关巩固修为了。”她打量燕同归,发现他身上的气息又凝实几分,隐隐有突破的迹象,高兴道,“看来你这次顿悟的收获不错。”

燕同归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这是托了厉前辈的福。”

说起来,厉引危两次渡劫——元婴雷劫和化神雷劫,他都在现场近距离观看,并两次得以沐浴甘霖,幸运地当场顿悟,收获极大。

他现在的修为能涨得这么快,也有这些原因。

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姬透摇了摇头,“是你的天赋不错。”

若不是被天漏命格拖累,燕同归的资质在哪里都称得上不出世的天才人物,以前他单打独斗,独自一人艰难摸索,是以修为增长得并不快。

现在有姬透两人保驾护航不说,还有无数的资源供他修行,燕同归的修行可谓是一日千里。

姬透突然提议道:“不如趁这一年,你赶紧将晋阶到元婴,届时也好去太虚境?”

燕同归:“……姬姑娘,您太高看我了。”

“没事,梦想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姬透鼓励道,“金丹还是太低,元婴才有保障。”

虽说各宗门派往太虚境的弟子,要求皆是元婴,不过偶尔也有破例,允许金丹前往。

姬透和厉引危要去太虚境,肯定要将燕同归一起带去的,这样一来,燕同归的实力就不够了。

燕同归虽然觉得自己不太行,但在她的鼓励下,决定还是咬牙拼一拼。

姬透去找张迎峰,让他给燕同归安排个洞府闭关修行。

“没问题。”张迎峰和气地说,“你们几位是无双门的贵客,掌门说过,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提,不必客气的。”

姬透亲自送燕同归来到飞箭峰的洞府。

她查看洞府里的灵气,确实十分浓郁,很适合修炼。

她将一个储物袋留下来,“燕同归,你要努力修炼啊,不过也不需要有太大压力,大不了到了太虚境,我和小师弟尽量保护你。”

听到这话,燕同归的压力更大,觉得自己要是不努力,真是对不起他们。

一旁的蒋凌轩道:“姬姑娘放心,我的洞府就在隔壁,燕道友若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

姬透含笑道:“那就麻烦蒋公子。”

蒋凌轩目送她离开,有些羡慕地转头对燕同归说:“姬姑娘他们对你真好。”

作为散修出身,他极难信任一个人,就算是现在的师门,因相处时间太少,尚未让他彻底地放下心房,全心全意地信任。每当看到姬透三人相处,看到姬透二人对燕同归的照顾和坦护,心里是羡慕的。

若他们是同门师兄弟便罢,偏偏这三人是半路认识的,这才让人羡慕。

燕同归愣了下,然后笑着点头,“厉前辈和姬姑娘对我确实很好。”

当年他是孤注一掷,现在无比庆幸自己的选择,选择与他们一起离开青澜界。

他想,自己以后应该不会后悔这个决定。

三个月后,厉引危终于巩固好修为。

当他出关时,身上属于化神的威压终于收敛,虽然仍是锋芒毕露,但那是剑修的锋芒,非化神的威压。

看到长身玉立,气息内敛,深不可测的男人,姬透既为他高兴,又有些手痒。

“你这样好多了。”她笑盈盈地说,“你不知道,当时我真的想一拳朝你的脸揍过去。”

她说的是先前厉引危刚晋阶化神时,那身化神修士的威压,刺激得她浑身发颤。

并非是害怕,而是本能地抗拒,想要反抗这种高阶压迫。

修士在外行走时,会本能地收敛身上的威压,若是肆无忌惮地放出来,会被视为冒犯。若是低阶修士便罢,若是遇到同阶或高阶修士,会被视为挑衅,打死都没人说。

这也是修士晋阶时,无法收敛身上的威压,都会选择去巩固修为的原因。

厉引危被她噎住,说道:“师姐,我不想和你打。”

他舍不得和师姐动手,也不想被师姐打。

姬透却有些兴致勃勃,“小师弟,不如咱们打一场?”

最终两人还是打了一场,就在无双门的一个修炼场。

张迎峰和蒋凌轩听说他们要动手,赶紧过来,旁边围观的还有几名在修炼场里修行的无双门弟子。

那些无双门弟子因为观看过厉引危渡劫,对他并不陌生,见他和一个元婴女修打,都有些奇怪。

张迎峰有些忧心地问:“厉前辈为何要与姬姑娘动手?他们是吵架了吗?”

蒋凌轩暗忖,觉得以厉引危对姬透那种旁若无人的在意,是不可能和他师姐打的,姬姑娘打他还差不多。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嘴里说道:“应该是切磋,姬姑娘只是元婴期,可能是厉公子想要指点她。”

两人相差一个大境界,厉引危指点姬透,确实有这个可能。

就在他们的话落时,便见姬秀凌空一拳朝厉引危而去,然后将他打飞了。

姬透也吓了一跳,赶紧过去将人扶起来。

厉引危的脸色苍白,嘴角青了一大块,看着十分的可怜脆弱,他勉强地说:“师姐,我没事。”

姬透骂道:“你怎么不反抗?”

“我不想对师姐拔剑。”他闷闷地说,他的剑一旦出鞘,便要见血。

裂日剑斩天斩地斩敌人,绝对不会冲着自己人而去,更不会冲着他的小师姐而去。

姬透气得捶了下他,“那你可以还手啊!”

“不还手!”他看她一眼,“若是我用阵法困住你,那就没意义了。”

姬透想想觉得他说得对,“除了阵法外,还有别的啊,咱们不用武器,就用体术打。”

厉引危哦了一声,实事求是道:“若是体术的话,我不是你的对手。”

“先打一架再说。”姬透不让他唬弄自己。

师姐弟交流过后,再次动手。

这次厉引危没有被姬透一拳凌空打飞,不过仍是被她攻击得不断后退,明显落于下风。

旁边观战的无双门弟子急得要死。

“厉前辈怎么回事?他怎么都在让着这姑娘?难道因为这姑娘是他师姐不成?”

“是啊,厉前辈都不还手。”

在他们看来,化神期的厉引危完全能碾压元婴期的姬透,现在他占据下风,定是因为他放水的缘故。

“别胡说!”张迎峰说,“你们再仔细看。”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