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小说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 50 章(拉满嘲讽的小师弟...)

第 50 章(拉满嘲讽的小师弟...)(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听到姬透的话,史灵袖等人先是一怔,尔后脸色有些难看。

在场的都没蠢人,哪里听不出她的意思。

想要她出手,可以!那么他们不能再与她抢凝魂珠,凝魂珠必须是她的!

对于修士而言,神魂的修炼十分困难,必须要借助养魂木、凝魂珠等天材地宝,且这等天材地宝最难得,皆是可遇不可求。

这也是为何他们明知道遗弃之地的危险,仍是不管不顾地争夺。

甚至他们原本想好,等脱困后,再凭本事抢回来。

但显然对方也不是傻子,直接明摆着告诉他们,想要她出手,他们必须放弃凝魂珠。

“你们不愿意?”姬透慢吞吞地说,“不愿意就算了,等你们都死了,我再想办法吧。”

现在的情况,明显是姬透师姐弟俩仍是游刃有余,还能支撑一段时间,这群人就不一样了。

这血妖的血触不仅多,而且十分难缠,就算是金丹修士,如此连续不断地战斗,也会受伤,除非他们能逃离血妖的妖域,否则如此下去,结果只有一个。

众人可以感觉到,血妖刚被召唤出来,它的状态还很虚弱,无法第一时间吞噬他们,方能让他们有反抗之机,另谋出路。

但如果时间一长,那就不好说,他们会变得虚弱,失去反抗之力,届时血妖不废吹灰之力便能吞噬他们。

史灵袖神色变幻不定,不过她是个果决的,很快就有了决定。

“可以!”她咬了咬牙,“我可以发天道誓,不会与你争夺凝魂珠。”

与史灵袖关系不错的修士也纷纷表明可以发天道誓,不会与她争夺,其他人见状,仍是有些犹豫不决。

“你们犹豫什么?”史灵袖冷冷地说,“难不成想死在这里?”

她受了不轻的伤,脸色苍白,染血的面容有一种冰冷的破损感,反倒添几分难以言喻的压迫。

求生是所有生灵的本能,更何况是这群修士,修士逆天而行,随时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可如果能活着,没人愿意去死。

凝魂珠确实很重要,但自己的命更重要。

只要活着,以后说不定还能遇到其他的凝魂珠,但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见他们都同意,姬透又说:“还要你们一起发天道誓,不将我们拥有凝魂珠之事泄漏出去,你们的师门、亲友等,皆不得告知。”

这也是人之常情,修士没有蠢的,自然会防着其他。

听着他们发完天道誓后,姬透看向在场唯一的邪修。

在她的话落时,一道血触朝阴无琅甩过去,阴无琅不仅不躲,反而借着这血触疾飞出去,避开朝他而来的法宝。

他几下钻进那密密麻麻的血触之中,消失不见。见状,众人便知,阴无琅这家伙果然对他们有防备,并非真心要合作。

姬透盯着阴无琅消失的方向,很快就收回目光,“算了,先解决血妖的本体再说。”

史灵袖等人见她没有一定要他们杀死阴无琅再动手,暗暗松口气,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以厉引危一人之力,无法打开血巢,如若这群人一起联手,应该能打开,而打开后会发生什么事,他们无法预料,是以需要人在上面守着以防万一,让人趁机进入血巢毁掉血妖的本体心脏。

史灵袖等人皆认为姬透是最好的人选,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姬透可以随随便便扯断血妖的血触,毁掉颗心脏应该不在话下。

厉引危干脆利落,避开袭来的血触,朝他们看过去。

在场共有十名金丹修士,这些金丹修士也不啰嗦,他们分布在四周,按照刚才商量好的,取出自己的本命法宝。

修士修炼到金丹期时,会选择炼制本命法宝。

本命法宝与他们心意相通,亦是修士最强大的武器,在这种时候,选择本命法宝最恰当。

众人朝着厉引危指定的地方攻击,霎时间灵光闪烁,强大的力量碰撞。

被攻击的地方血触融化,连那些袭击的血触都受到影响,在半空中便被碰撞的力量波及,嘭地断裂、爆开,血花四溅。

众人定睛看过去,只见下方出现一个血洞,周围的血触已经变得稀巴烂,隐约可见一层布满暗红色血丝的血膜,血膜之下一片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下方有什么。

这雷霆一击,并未打开保护血巢的膜。

史灵袖等人暗暗吃惊这血膜的坚固。

虽然先前他们没有用尽全力,尚有所保留,但十名金丹修士的攻击,威力无穷,竟然还没有打开它。

“继续。”厉引危的声音响起,“你们难不成是假金丹?”

这是讽刺他们这种时候还不尽全力。

这番拉满嘲讽的话令这群金丹修士面红耳赤,羞恼不已,他们何时被人如此讽刺过?只能忍气吞声,继续攻击下方的血膜。

姬透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随手将一根朝小师弟背后袭来的血触扯断。

一边要攻击血膜,一边还要防血触的袭击,甚至有时候会不慎被血触击中,穿了个血洞。就算金丹修士的身体再强悍,也没办法这般造。

史灵袖的腰腹被穿了个洞,血流如柱,一口血喷出来。

她顾不得吞颗灵丹治伤,咬紧牙关,继续配合着周围的人,攻击血膜,任由腹腔的血洞流血不止。

其他人的情况也差不多,脸色已经灰败,可是紧要关头,实在腾不出手。

姬透取出一个丹瓶,“张嘴!”

数颗灵丹朝他们疾飞而来,众人下意识地张嘴,灵丹入口即化,迅速地修补他们身上的伤。

这一刻,史灵袖等人对姬透充满感激。

“脱困后记得还我。”姬透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这灵丹是救命之物,给小师弟准备的,怎能便宜外人?

众人:“……”他们收回先前的感激。

终于,在众人的联合攻击下,血膜被打开一个口。

在他们打开血膜时,周围的血触疯狂地袭来,仿佛要保护血膜下的血巢。

“师姐!”厉引危的声音传来。

姬透二话不说,从他身后跃出,从那入口跳下去。

就在她跳下去的刹那,一道身影从旁掠来,也跟着跳了下去。

“阴无琅!”史灵袖大惊。

“阴无琅进去了?”

其他人悚然一惊,终于明白这家伙的打算,不禁破口大骂。

史灵袖瞬间将阴无琅的行为联系起来,恨声道:“他果然是有预谋召唤出血妖的,想借我们之手收服血妖!”

从阴无琅借抢夺凝魂珠打开鬼幡伊始,他就在算计他们。

当时他说“你们谁都走不掉”时,已经准备好要将他们送去给血妖吞噬,恢复血妖的力量。同时,血妖将他们卷入它的妖域之中,他告诉他们血妖的本体在何处,也是为了让他们去找到血妖的本体,帮他打开血巢。

以阴无琅一人的力量,自然无法打开血巢,需要借助外力。

是以他让他们帮他打开,他躲在暗处,伺机跟着进入血巢,收服血妖。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