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小说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 32 章(剑修师弟不好惹...)

第 32 章(剑修师弟不好惹...)(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姬透从小师弟这里得知,距离自己在小梵天陨落,已经过去将近三十年。

三十年在修士眼里其实并不长,闭个关就过去。

但对于苦苦守候一个可能的人来说,太过漫长,生离死别尤其让人催肝熬肺,黯然无奈。

“我以为师姐不会那么早苏醒的……”

厉引危说,语气里蕴着说不出的委屈,还有无法守着她醒来的遗憾。

姬透轻松地说:“我提前醒来不好吗?听说傀儡宗的傀儡师炼制一具高级傀儡的时间也差不多三十到一百年,是不是?”

“别胡说。”少年一双眼睛幽幽地看着她。

心知他不爱听,虽然事实是如此,但显然他还没接受小师姐其实已经变成傀儡的事。

虽然自己是被他炼成傀儡的,但他的初衷是想要救她,当她真的重聚神魂苏醒,重新活过来,成为一具傀儡,他又无法接受。

在他心里,他的小师姐应该好好地活着。

她从善如流地改口,“好好好,我不说!小师弟,这些年辛苦你了。”

“没什么。”厉引危不欲多说自己的事,“只要师姐平安无事便好。”

姬透朝他笑了笑,眉眼弯然,说不出的喜俏明媚,哪里还有面对外人时的古板端肃,这也是只有亲近的人能看到的一面。

当初若是那人见到这样的小师姐,如何还会拒绝与她联姻,说她端肃无趣、不屑地转身离开?

少年黝黑的双眼凝望着她,一颗飘泊不定的心渐渐地安定下来。

只要她活着,只要她依然肯这般对他笑……一切都是值得的。

隔音咒和混淆术解开,簪星楼的众人见同样穿着白衣、腰系红绫的少年少女走出来。

只要看到他们身上的衣服,便知两人师出同门。

楼少主热情地招呼他们,“厉公子,姬师姐,你们快过来喝口汤暖暖身子。”

待两人坐下,便有簪星楼的弟子呈上做好的四物汤和几样上等的灵力食材做的菜肴。

燕同归盯着白玉碗里的菜,默默地吃了一口,发现还是厨修精心做出来的,再次感慨簪星楼少主的财大气粗,出来寻宝,竟然都要带个厨修。

楼少主就像凡人界地主家的傻儿子,款待起朋友十分大方。

他对姬透道:“厉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厉公子的师姐也是我的师姐,姬师姐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我们簪星楼,簪星楼必不会推辞。”

姬透礼貌地说了声谢谢,不禁看向小师弟。

厉引危简短地说:“我正好路过,他遇到堕妖,顺手救了。”

对待那些堕妖,修士的态度都是直接消灭,以免堕妖泛滥成灾,危害修仙界。

“虽是厉公子顺手为之,于我而言却是救命之恩。”楼少主正色道,“厉公子的救命之恩难以回报,我簪星楼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这事发生在厉引危来极西之地时的事。

当时楼少主带领簪星楼的人剿灭堕妖,未想竟然还有一只金丹期的堕妖,簪星楼的弟子差点覆灭,幸好路过的厉引危出手,一剑将那只金丹期堕妖枭首,救下簪星楼的人。

姬透听后,不禁又看小师弟一眼,满眼欣喜。

他的小师姐师从名门正派,行事光明磊落,有大派弟子清蕴仪正的气度,匡扶正义、扶危救难于她而言正常不过。

他从来不会关注不相干的人,虽出身名门正派,却天生缺乏悲悯之心。

小师姐从来不会勉强他去做什么,不管他做什么,她都会默默地包容、支持,不过偶尔对他做的一些义举,会让她欢喜之极。

或许在她看来,这样的他越来越像个正常人。

楼少主去簪星楼弟子布置好的帐篷休息。

那帐篷华贵异常,伫在那里像栋小房子似的,若非洞窟里的空间不大,估计可能当场摆出一套由法器炼成的大房子。

簪星楼的弟子体贴地给他们都准备了帐篷。

燕同归在外冒险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待遇,一时间心情复杂难言。

他也是大家族弟子,燕云山燕氏并不比簪星楼差,但这待遇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让人都忍不住羡慕嫉妒。

这帐篷不是简单的帐篷,而是一件奢侈物,里面甚至还布有防御阵、隔音阵等多种阵法叠加,能保护休息的修士之余,还防窥视、偷听等。

“前辈,厉公子,我先去休息了。”

燕同归朝他们说一声,便要走进帐篷,突然察觉不对,扭头看过去,发现那对师姐弟俩走进一个帐篷。

帐篷里,姬透坐在暖融融的毯子里,说道:“这位楼少主很不错。”

小怪物从姬透的袖子里爬出来,依然宝贝地抱着那颗宝罗砂皇,少年盯着这颗宝罗砂皇,不知道在想什么。

黑团子谨慎地看着他,总觉得他要和自己抢。

姬透的声音将少年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他的眸色深邃,眸心深处凝着一层冰霜,终年不变的苍白面容,如琉璃般脆弱易碎,然则一旦他出手,他的剑意霸烈如煌,气势如日,无人敢轻视。

“小师弟,我想师尊他们了。”姬透轻轻地说,“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厉引危平静地道:“看看有没有星灵舟。”

“没有呢?”

“便寻通往外界的空间通道。”

大陆与大陆之间,有沟连的空间通道,只需要找到那些空间通道,便能去其他大陆。

他们是通过小梵天的空间通道抵达青澜界,想必这样的空间通道应该还有不少,就是空间通道不稳定,而且十分危险,若是只身进入,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事。

这是最无奈的办法。

姬透心知只能如此。

“或许我们可以再找找有没有什么能穿梭空间的灵器,还是别冒险进空间通道为好。”

只要想到小师弟冒险进入空间通道来到青澜界,不知在那空间通道中遇到什么危险,她就无法安心。

姬透突然拉住他的手,按住他的命门。

修士的命门从不让旁人轻易碰触。

厉引危安静地坐在那里,毫无反抗地任由她的手指按在自己的命门上,一双冰寒霜冷的眼眸静静地看着她。

姬透的眉头微微皱起,“小师弟,你受伤了。”

她的灵力进入他的经脉,很快就在经脉中发现一股破坏力极强的空间之力,狂暴非常,时时在吞噬着他的经脉中的灵力,阻塞灵力运转,给予修士的痛苦是难言的。

亏他还能面色如常地坐在这里,不喊疼也不说苦。

“无碍。”厉引危淡淡地说,“以后会好的。”

“是穿越空间通道时留下的吗?”

这种存于经脉中的空间之力只有大陆之外的虚空才有,特别是穿越一些不稳定的空间通道时,空间通道里的空间之力攻击,空间之力容易进入修士的身体里。

见他不语,姬透便知自己猜对了,心里越发的难受。

小师弟是天生剑骨,未及弱冠便已结丹,宗门长辈皆断言,三十年内他定能破丹成婴。

一个五十岁不到的元婴修士,在星级大陆绝对是天才级别的人物。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