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小说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 31 章(我不会忘记你...)

第 31 章(我不会忘记你...)(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他是天生剑骨,修行一日千里,因结丹时的年纪还小,一直维持着这副玲珑雪砌般的少年模样。

也是她最熟悉的模样,仿佛他们没有生离,也没有死别。

姬透在心里叹气,虽然他的声音很正常,但她还是听出了点委屈。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她反驳,觉得小师弟冤枉自己。

要是真忘记他,她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这种地方来找他。

这样的他,终于多几分人气儿,不再是那副冷冰冰的、凛冽如松雪的模样。

姬透总算是明白他的意思,怔怔地看着他,语气有些干涩,“是因为我现在已经不是人吗?”

这过于直白的话,让少年的脸色微变。

“胡说,师姐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师姐。”厉引危认认真真地说。

不管她变成什么,在他心里永远都是她。

看他难得紧张的模样,姬透心头的涩意散去,脸上多了笑容。

“你紧张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呢。”

少年定定地看着她,确认她真的没有生气或失望、愤怒等情绪,有些不自在地撇开脸,抿着嘴唇不说话。

少年这副倔强的神态,让姬透不免想起他小时候的样子。

小师弟被师尊带回观云宗时,年纪并不大。

他从小体弱多病,像个脆弱的琉璃娃娃,连门都不能出,一个人孤伶伶的在雪尖峰卧床养病,一个月有二十来天是躺在床上度过。

姬透看他可怜,每天完成教习布置的功课后,就会去雪尖峰陪他说话。

那时候的她也没比他大多少,她自幼在观云宗长大,不知怎么地养成认真板正的性子,小小年纪便极有耐心和责任感,以为自己是小师姐,便要照顾小师弟。

她每天和他说的大多都是今天教习教了什么字,学了什么术法,然后顺便教他。

小师弟起初懒得理她,不管她说什么,他都是安安静静地躺着,连表情都是冷冷清清的,没有多少人气儿。

只有被她叨念多了,会奶声奶气地说她很吵,让她闭嘴。

后来,可能被她的责任心感动,他渐渐地开始搭理她,回应她,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因小师弟大半时间躺在床上养病,极少去传功堂听课,师尊、师兄和师姐又各有自己的事要忙,教导小师弟的责任就落到姬透身上。

小师弟算是姬透这没比他年长多少的小师姐教导成材的。

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连下山历练都是一起的,很少分开。

这些年,他们没吵过一次架,感情好得连师尊都会嫉妒,说小师弟其实是养给她的小夫婿——这样的话自然要被大师兄教训一通,让师尊修口业。

但如果她做了什么让他恼怒的事,他也会和她置气,倔强地等着她来哄。

姬透眼里浮现笑意,伸手去扯他的袖子。

“小师弟,我醒来后找了你很久,你不和我说说话吗?”

他终于转过头,修长峰利的墨眉微蹙,“你几时醒来的?我……我以为你应该还需要一些时间……”

姬透了然,“所以你不是故意离开,将我一个人留在那阴森森的地宫里的?”

在她的注视下,厉引危僵硬地点头。

其实姬透已经能猜到,以小师弟的性格,他应该会守着她醒来的,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谁知道那处地宫会被人发现,一群修士闯进来,也将应该沉眠中的她吵醒,让她破棺而出。

厉引危得知她苏醒的时间,虽然表情不变,但那眼神有些恐怖。

幽深、阗暗,压抑着某种极其危险的信息。

“小师弟。”姬透看他这眼神就觉得有些不太好,赶紧转移话题,“你……到底做了什么?我为什么还能活着?”

厉引危敛去眼中的情绪,他没有看她,而是盯着洞窟外。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洞窟里的温度有些低,因簪星楼的弟子布上防御阵,温度很快就恢复正常。

两人都有些安静,因隔音咒的原因,外面的声音也渗不进来。

半晌,他低声道:“师姐,你应该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情况,不是吗?”

“可我想听你说。”姬透依然看着他。

厉引危没有回头,他深吸口气,声音有些低哑,“师姐,我没有办法,我不想你死,我只能将你炼成傀儡……我在小梵天里,用了十年时间,收集你残存的神魂,用养魂木来蕴养它……”

姬透怔然,心口突然蔓起一股密密麻麻的疼。

虽然她早已经推测过自己死后、他是如何复活自己的,可亲耳听他说,还是一阵阵的难受。

“……只有将你炼成傀儡,你才能永永远远地陪着我。”

他的声音飘入她耳里,她仿佛听清楚了,又好像没有听清楚。

姬透恍惚地看着他,“我的神魂当时被彻底地打碎,你难道不怕就算将我炼成傀儡,也只是一具身壳罢了,傀儡不一定有自我意识……就算你收集我残缺的神魂,让我得以复活,我可能也不一定能记得前程往事。”

人的神魂是最脆弱的,特别是被打碎的神魂,要重新粘合起来,肯定会对记忆有所影响。

“我没办法。”少年坐在她身边,依然固执地望着洞窟的方向,“谁都可以死,只有我的小师姐不行……”

姬透心口微跳,忍不住看他,看到少年精致清冷的侧脸,以及那有些发红的眼尾,在那苍白如雪的面容上,是如此的醒目。

如一抹猩红血痕,深深地刺进她心里。

其实她也从来没想过要责备他什么,虽然被炼成傀儡,但她确实复活了,就算以傀儡之躯活下来,也比彻底的消亡要好。

“小师弟,谢谢你。”姬透去拉他的手,“谢谢你让我复活。”

少年终于转过头,那眼眶果然是红的,看得姬透越发的不是滋味,还有些心疼。

只是少年的神色仍是冰冷的,如寒山孤月,从不肯在人前示弱,别扭得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没怪你,你不要多想。”她赶紧说,生怕小师弟多想,“你瞧,我还记得你,也记得师尊、师兄和师姐他们,以前的事我都记得。”

厉引危无视后面那几句话,这句“我还记得你”,终于让他紧绷的脸色舒缓一些。

他低声说道:“其实我很害怕,如果师姐醒来时,记忆不全,记不得我怎么办?”

“放心,我记得你呢。”姬透笑眯眯地说,习惯性地哄他,“我忘记谁都不可能忘记小师弟你的,离开地宫后,我第一时间就找你,还努力地赚灵石,去珍宝阁买你的消息……”

她将自己从地宫醒来后经历的事简单地和他说一遍。

如今回想起来,那几个月,她所做的不外乎两件事:赚灵石,找小师弟!

幸好终于找到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